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9th Jun 2012 | 一般
無風,陰鬱。天空和大地都在沉默。秋天真的要施捨一場暴雨。 我的春天在屋頂盤旋,屢屢炊煙升起,挑逗著鳥兒的慾望, 歸心,竟如此的疼痛。 天空太遼遠,遼遠的不存在任何設想。 春天沒有麥鳥。一顆麥子,在疲憊的眺望,守護著腳下的一汪濕潤。 麥子相信了一棵樹的倔強,流年的濤聲依舊洶湧。 歲月的河流推動著腳步,腳步在水上漂移,隱約可見的,激流下的暗湧與我何干呢? 越來越遠的村莊,父親的背影在天之外游離, 我聽到了心跳敲打天空的聲響,隨之而來的,還有就久不露面的雲,在烏雲的慫恿下,降臨著憂傷…… 僅僅是昨天,僅僅是瞬間,一個永恆停止延續。 一個思想攀附著另一個思想,艱難行進,頃刻間,城市與鄉村之間,橫亙歲月的垃圾,那個千年的夢,也不過是一段記憶。 低吟淺唱的還是那只還是那只春天的燕子。 一切美好都在趕路,身後是一片廢墟,被證明成為忘記, 一個都城在一個女人手裡,落筆。 廢都裡沒有花香,只有陰鬱。 廢都裡沒有月光,一雙眼睛,看穿黑暗。這裡沒有四季,漫天的雪,拒絕了天外的呼吸。 我的城堡沒有圍牆,只有裝滿憂傷的櫥櫃,來儲藏早已發霉的思想殘庚。 總是有一個地方屬於你,到處都是你的印記,你的腳步卻踏不出原有的重量,若即若離。 不會逼問為什麼會放棄,真的就相信了是命中注定的。 一直感激,感激你在季節的末尾,給了我一個如約的慰藉,就如一片色彩,醉了秋季。 我的心意就為你跳動,我的文字依注滿滿你的柔情,那流浪的思緒,在鳥兒的鼾聲中,哼唱著昨天的旋律, 窗外,夕陽燒得正紅,枯枝上,一對鳥兒在追逐嬉戲。 在黑夜的門前,我撿拾著星星給我的童話,擲給鳥兒當背景。 渴望這場雨,讓我的淚水盡情的抒發。 遠方的風讓我舒心,我聽到了你的呼吸,你的心跳把我送上夜空,朦朧了你,朦朧了自己,揮手打開黑夜的門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