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原來的清明,與己無關,只是象看稀奇似得,看著年長的人們拿了紙錢、供品,有些浩浩蕩蕩的朝村子深處走去,緩緩的背影現在才知道是寫滿的是思念。 直到現在,我才知道了這個日子讓人有些揪心。 我曾經的人生路,有那麼多的親人陪著我走,我記得姥爺給我遞過來的美麗糖紙包裹的糖塊;我記得姥姥給我在原來的那口鐵鍋上烙出的噴香的烙餅和煎臘肉;我似乎還能想起爺爺那有些微駝的背;還記得奶奶拎著一桶泔水去路邊餵豬;我也忘不了失明的三爺那永遠開心的笑臉;最最不敢觸摸的,是父親還在微笑卻永遠定格的年輕的臉龐…… 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,看著我至親的親人一個個離我遠去,而我,卻無能為力。年齡越大,越怕這種無法再相見的別離。他們都走了,越走越遠,直到那種沉重讓我夜晚的夢,疼痛的要窒息。這樣的路,我不喜歡一個人孤獨的走,多大,我都想牽著姥姥姥爺他們溫暖的手。 每次見到八十多的老太太,癟癟的嘴笑的象熟透的石榴一樣,我都心裡升出那麼多的暖來。我覺得她那麼象姥姥,像到我心都痛,我多想走上前去,輕輕的抱抱她,摸摸她染了歲月的白髮,我喜歡姥姥的笑,像個孩子,讓人心疼。 我思念的淚,就那麼掛到春天高高飛起的風箏上,那抹憂傷,只有天空看得見。 大姐打電話來說,媽和老姨昨天哭了。原來快七十歲得大姨要離開北京去深圳定居了,母親哭著說:走那麼遠了,我們姐妹幾個還能見幾次面呀? 那一刻,我也好想哭。生活怎麼可以這樣,把親人之間硬生生的非要別離?一生幾十年,見與不見卻是用幾個阿拉伯數字就可以詮釋的了。簡單到如此,怎能不怕呢?我願人生是個糊塗賬,永遠算不清離別的日子,那麼,我們就可以把這種對離別的恐懼忽略到不計,忽略到不知不覺…… 外面起風了,是不是要把下雨呢?下吧下吧,雨是我的淚,那麼,把所我有的念想都可以隨著雨滴滲入到泥土裡,泥土裡,有我想念的親人們。 文章來源:四川文藝出版社的BLOG |舒唱(慢悟懺明)--今雨來 | 陳曉明的BLOG |Girlfriends' Locker Room | 黃鑫舞躍 |銘牌女子 | 顏家/文筆 |親歷華德福 | 梅的BLOG |長城不過是一段斑駁的老牆 |